微博更文小号:@惊影不爱吃水果
我现在……好像……啥cp都吃了🙋

#瑜洲#运气守恒定律【完结完整版】


运气守恒定律
——连中12瓶X师傅那些事儿

1、
许魏洲家楼下的便利店最近人满为患。不是因为老板放弃了进假货次品从而召开一波生意,而是老板招了一个临时店员从而引来了一帮女性顾客——上至六十岁大妈,下至十六岁少女,就为了去看一张引人犯罪的脸,把本来就一咪咪大的小店围得水泄不通。

置身七月,就像进了蒸笼的包子,吸足了热量和水分,人便懒的不想动。许魏洲要死不活地打完一盘游戏踢踏着拖鞋打开冰箱,里面空空如也,最后一瓶冷饮的尸体现在躺在垃圾桶里。

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他拿起钥匙随手带上了门,准备去楼下便利店购置一些能让他安稳度过这个假期的必备品。走到楼道口才想起来近期小区里的所有雌性生物是一副什么德行,为了生命安全,不要过早的挤死在女人堆里,许魏洲还是进行了小小的挣扎。天人交战了一阵,最后,他选择了风流的死法。他的体制耐不住热,到了夏天光有空调根本兜不住。冷饮是夏天唯一能让他感到凉爽的存在。

如期看到门口老板笑的合不拢的嘴和兴冲冲提着一袋伪劣产品的花痴少女,许魏洲思量自己该怎么挤进店里去。

削尖了脑袋闷头在缝隙中求生存,待走到冰柜旁,他已经出了一身的汗。内心对自己竖起大拇指,满怀希望看向玻璃柜门,然后现实给了他一个响亮的巴掌。偌大的冰柜里只剩下一瓶X师傅,还是他最讨厌的口味。

无语的同时不得不感概大妈们强大的战斗力和一张好看的脸带来的影响力。取出最后一瓶X师傅,随着杂乱的人群走到收银台,他听到店员小哥报价目的声音被掩埋在周围嘈杂的交谈声中。

好奇到底是什么人会让别人这么疯狂。许魏洲甚至是带着一丝求知欲抬头去看店员小哥的脸。

得体的微笑,恰到好处的服务态度。无可挑剔。

许魏洲在一秒钟的愣神后接过找来的钱转身离开。人群拥挤,他奋力钻出小店,深吸了一口依旧燥热的空气。

黄景瑜疑惑地对着许魏洲匆匆离去的背影看了一会儿。从饶有兴趣的眼神切换到带着些许敌意的眼神,那个少年只用了一秒。

任凭他怎样在记忆里搜索都找不到关于少年的一丝身影。那么这少见的敌意又是从何而来。


2、

一口气喝完一整瓶X师傅,许魏洲没有改变一直以来的习惯,拿起瓶盖对着光查看盖内的字体。

多年来从未中过奖的经历让他对“谢谢惠顾”有了一种熟悉又愤恨的感情。盖子在手上转了一圈,正准备和瓶一起丢进垃圾桶,僵住的大脑这时才发来不正常的信号。

哟呵,感情喝了这么多年X师傅无一中奖的霉运在今天破了。本来应该庆祝雀跃一下,可现在他却一点儿心情也没有。毫无准备就让他看到了一个自己讨厌的人,最关键这个人还比自己受欢迎,天理何在。当然他不会承认心理不平衡是导致他郁闷的主要因素。我的长相一点也不比那个虚伪的人差,怎么不见你们那么多人围着我转。许魏洲忍了好久的白眼终究还是贡献给了空气。

汗水顺着鬓发滑落,身上粘腻的感觉一直堵到心口,让他丧失了打游戏的心情。

思忖着第一瓶中奖的X师傅怎么都得换回来喝了,以他和X师傅多年以来的缘分,这次说不定就时来运转了,连中几瓶都有可能。

收好瓶盖,许魏洲拿了毛巾和干净的衣裤进卫生间洗澡。父母相继出差让他本来就宅的日子变得更加颓废,因为没有人督促,他已经将出门的次数变为了除非有必要向世界证明它伟大的儿子有自力更生去买泡面以养活自己的能力,其他娘亲叮嘱的譬如出门打篮球和朋友去游泳已经被他选择性遗忘了。

当天晚上,许魏洲的梦里出现了一个披着天使外皮的恶魔,举起一瓶有他一个人那么高的X师傅递给他。

“这是你中的饮料。少年,你会后悔从恶魔手里占一个大便宜的。”

巨大的饮料瓶向他身上压过来,伴随着恶魔阵阵阴笑,他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卧槽。

卧槽槽。

卧槽槽槽。

这个梦给他的打击不亚于有人说他LOL玩的不好。凭什么他讨厌的人是威胁自己的恶魔,自己成了被威胁的那个人。

那就走着瞧,看看小爷要不要得起这一瓶X师傅。

他再次躺倒在床上,企图在梦里翻转角色以求碾压那个该死的恶魔。



3、
许魏洲并没有在第二天就去兑奖。他知道,看帅哥的热情会随着一天天的过去而慢慢减弱。他实在不想挤死在人堆里。所以等待的这几天他过的异常艰辛,原因无他,没有冷饮喝。也怪他实在懒得可以,不愿意去远一点的超市。

怨气在家里绕啊绕,许魏洲对楼下店和它的店员老板的怨念越来越深。也许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某洲就会甩着长发,因为一瓶X师傅而化为许氏怨灵去生吞了某个还蒙在鼓里的人。

在中奖后的第三天傍晚,许魏洲一步一摇下了楼。事实证明他的选择非常正确。便利店里人还是多,但已经不是水泄不通的那种状态了。很好,许魏洲轻勾唇。

拿了个小筐,许魏洲几乎是以扫荡的姿态往筐里扔冷饮,周身都带了点匪气。

在收银台前站着的黄景瑜成功被匪气吸引,目光转到了许魏洲的身上。这个人……他还有印象的。那个带着敌意的眼神让他翻来覆去地思考自己有没有在无意中得罪人。想了大半宿,最后的结论却是,自己近期倒是得罪过一个妹子,但那是个妹子啊,眼前这个是个活生生的汉子,毫无联系好吗!

神游的黄景瑜被筐砸在收银台上的声音吓回了神。

“看什么?赶紧算账啊!”

听到对方明显不算太好的语气,黄景瑜回了张笑脸,“请稍等。”

本来顶了张引人犯罪的脸就已经够吸引人了,结果你丫还笑,笑毛线笑。许魏洲的余光瞥见一帮迷妹,暗道肤浅,心里对黄景瑜更加不爽。

手中的动作迅速,脑中也没有停下。很难想象,他黄景瑜走哪儿,哪儿就迷倒一片。在一个外貌决定了实力的时代,有张漂亮脸蛋无疑是个很大的助力。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但眼前这个人显然很不喜欢或者说厌恶自己。人都是喜欢美好事物的,面对一张好看的脸很难不生出好感,除非,他遇见了一个怪胎,对于美丽这种东西不感冒。

打好小票,装好袋子,他又轻轻笑了一下,“请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许魏洲忽然冷笑,“你给我多算了一瓶的钱。”

因为是做兼职,所以黄景瑜收钱一向仔细。听到许魏洲的话,当下否认,“不好意思,你记错了吧?”

从口袋里拿出那个中奖瓶盖丢给黄景瑜,许魏洲开口:“你别想不承认,这是前几天在你们店里买的。你是不是该把钱退给我。”

黄景瑜压住眉心,以此平复心情。没有提前拿出瓶盖到底是谁的错,一个大男生竟然这么爱折腾人,饶是他脾气好也生出一点火气来。看到许魏洲眼中一闪而过的得意,他忽然异常地想知道自己究竟是抢了他女朋友还是无意中与他朋友产生了过节。这世上哪来的无缘无故的厌恶,无非是你比我强我嫉妒你,或者你得罪了我我讨厌你。前者,他们没有交往过甚至话都没说过几句,显然不现实。后者,讲真他很委屈。

“不好意思,下次请你提前出示瓶盖。谢谢。”给许魏洲退了钱,黄景瑜目送他离开。不知是不是眼花,他好像看到许魏洲头顶上蹭地燃起了小火花,异常明亮。

转过身,压住火气,他对下一个女性顾客微笑:“请稍等。”


4、

这算是出可口恶气吗,心情真是舒爽。哼着小曲提溜一口袋冷饮许魏洲心情很好地回了家。

随手从袋中摸出一瓶饮料,他把剩下的全部丢到了冰箱里。打开电脑准备撸一局游戏。在开局之前,他鬼使神差地又拿起瓶盖对着台灯看了一眼。

X师傅你好样的,不枉我们多年的情谊。

明天,我们接着玩。

心里小小的阴暗了一下,嘚瑟的结果就是他手抖了一晚上,被队友骂的狗血淋头。

不急。好戏不是留到最后上演的吗?

5、

“我要搬家了,搬到很远的地方,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会回来看你的。”

“那拉勾,你不能骗我。”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走,带你去买冷饮,X师傅的。”

……

“我走了,等我回来看你哦。别哭啊,男子汉不能轻易哭的。”

“我热的眼睛流汗,才没有哭。”

……

你从没对我撒过谎,我却相信了你最大的谎言。

不过八年。

6、

一连几天,某个臭小子都来店里随便找点茬,态度拽的黄景瑜都要以为他是店老板的私生子。

还有啊,这人运气怎么会这么好,已经第十瓶了,X师傅的再来一瓶什么时候这么好挣了。

这样下去不行。任人宰割不是他的风格,没有作为只是因为他们现在身份不同。黄景瑜觉得自己需要找个时间好好和许小王子谈一谈人生中是否应该存在毫无理由的厌恶。

许魏洲被出差归来的母上撵出门打篮球。抱着篮球不情不愿来到小区的篮球场,他开始不声不响地练习灌篮。他的篮球打得不是很好,十投只有五中,曾经被朋友狠狠嫌弃过。

太阳已经落山,连余晖都渐渐退到夜幕之后,篮球场边的灯一盏接一盏亮了起来。许魏洲出了一身的汗,扔掉篮球,他一屁股坐到了一边的长椅上。篮球慢慢滚到一个人脚底下,然后被那个人单手捡了起来。

“说说吧。”隐于黑暗中的人慢慢现了形,一步一步走到许魏洲面前。

“你好好的人不当,偏要装鬼。”送了黄景瑜一个大白眼,许魏洲仰躺在了椅子上。“说什么?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会讨厌你?呵,这需要理由吗?”

“不管需不需要,你心里总是有理由的。”黄景瑜挑眉,声音低沉。

“你不会打篮球算不算一个理由?”许魏洲嘲讽地笑了笑。

黄景瑜勾唇,微微摇头。“这不是个好借口。”他抬起胳膊,篮球出手,以一个标准的抛物线砸中篮筐,然后落下。这里需要强调,他是背对着篮筐而站。

吹了个口哨,许魏洲有些惊讶,“不错嘛。那我换个理由,你,抢了我的女朋友。”

不会真的这么巧被他猜到,自己抢了他的女朋友吧?黄景瑜抬头望天,这都是什么破事啊。可问题就这么来了,你女朋友哪位,我到底怎么个抢法就把她从你身边抢走了。

“她前两天去找你表白了。什么'A大的校草'、'帅到没朋友',听了别人的话来和我提了分手还说你长得比我还好看,还给我看了你的照片。黄景瑜你不记得她了吗?”许魏洲转过脸一字一句。

那天刚出校门就被一个女孩拦下告白,女孩生猛得让他记忆犹新。

原来这就是原因,但这关他毛事。长得帅犯法了?心里小小的自恋了一下,黄景瑜继续抬头看天,这特么都是些什么破事啊!

从手里提的口袋中拿出一瓶X师傅递给许魏洲。“既然她不喜欢你了,你生气也没什么用。这瓶饮料当我道歉了。虽然我觉得你女朋友甩了你不关我什么事。”

许魏洲顿时炸毛:“怎么就不关你的事了?要不是你的出现,现在在我身边坐着的就是她不是你。”

“好吧,这个锅我背下了。时间不早了,你回家休息吧。我明天再来找你。”黄景瑜起身,摸了摸坐着的许魏洲的头,轻笑着离开。

我早晚剁了丫的手。

许魏洲郁闷回家,随便冲个澡就上床睡了。明天还有硬仗要打,养足精神,许小王子,冲啊!

7、

八年改变了这个城市的高度和宽度,也改变了一个少年的容貌和身高。

唯独没变,年少时柔软的真心,曾相伴走过每一个不见人影的路口。

彼时的种子,今日的艳丽。

我不敢忘,你手心清晰的纹路。我亦记得,你承诺出口时清浅的笑颜。

8、

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许魏洲毫不意外又中奖了。

“哼。”许魏洲一幅懒得理你的样子,看在黄景瑜眼里却变得有些呆萌。

拿着兑奖兑来的饮料,许魏洲头也不回的就要走。

“一会儿打篮球的时候等等我。”黄景瑜对着他的背影轻笑。

切,谁乐意等你谁去等你,小爷一万个不乐意。凭什么要我等。

正准备回绝,他听到了来自黄景瑜对他的称呼,“洲洲。”

他猛地僵在原地。心脏如同被一把锤子砸中,全身血液凝固让他难以呼吸。这个称呼,来自那个人的称呼,他曾以为,今后再也无法听到。

双手紧握,他快步冲出了便利店。篮球场上还有人在打球,他捡了没人坐的位置抱着脑袋有些发愣。

10岁的许魏洲失去了12岁的黄景瑜,在这之后的八年,就没有停止过怀念。

约好了会回来的人,让他一次次地失望。本来以为没有再见的机会,直到他的女朋友拿出照片他才发觉,原来他们的距离不是他曾想象的天涯海角那么遥远。

惊喜,伤心,愤怒。所有的情感交织在一起让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曾经将他视若珍宝的人如今却对他像陌生人一样冷漠。他是不是已经忘了自己,像他一样找了女朋友,有了自己的幸福。

不想说破,他害怕说破了得到的结果是他不愿意看到的。真是悲哀。

身后有人将他圈起来。黄景瑜弯腰,将下巴搁在许魏洲的头上。“终于找到你了。”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许魏洲的声音闷闷的。

“从你开始不依不饶,我就开始调查你为什么会这么做。”黄景瑜绕到许魏洲面前。“对不起洲洲,让你等了那么久。很高兴,我能够重新遇到你。”

“嗯……也就是说,你在几天前就知道我是谁了?”许魏洲缓缓抬头,语气有点不对劲,“那你还看我出洋相,很好玩是吗?”

额上滴下汗水,黄景瑜抬头看天,这事……其实是他觉得无理取闹的洲洲真的太可爱,所以配合他一起玩了一场游戏。现在游戏结束,这个人,无论如何不会再弄丢第二次了。

“瓶盖还要换吗?”黄景瑜抬起许魏洲低垂着的头,轻笑着擦掉他眼角的泪。“不是说好了男子汉不能轻易流眼泪吗?”

“我是热的眼睛出汗了。”许魏洲撇过头,“换,占便宜的事哪有不做的道理。”眼角轻挑,许魏洲忽然噗嗤笑出了声,“我的运气全部跑到了X师傅的瓶盖上。这两天先是丢了女朋友,游戏打一局输一局,果然运气都是守恒的。”

“女朋友的梗是真的?”黄景瑜眯眼,捏了捏许魏洲的脸。

“我今年十八,谈恋爱很正常好吗?谁叫你一失踪就是八年……黄景瑜,我喜欢谁心里很清楚。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去逃避。我连她的手都没有碰过,不然你以为她为什么一定要分手。”许魏洲皱眉想要闪开黄景瑜的爪子。“你呢?”

你……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吗?

“你说的对,运气是守恒的。我输了篮球赛,被我妈赶出家门,不得不做兼职养活自己。但洲洲,我押上我全部的运气,终于找到了你。”黄景瑜和许魏洲的眼神碰在一起,那个瞬间,万籁俱寂。

我要我们在一起。反正,我们的运气都不差,不是吗?

时间是个深情的朗诵者,把故事讲述得动人情深。

路还长,我们可以一起慢慢走下去。

Fin

—————————————
好了这篇算是完成了

如果有不懂得地方可以问我



评论(17)
热度(31)
  1. 影日kagehina轻鸿啊 转载了此文字
  2. Billill0228轻鸿啊 转载了此文字

© 轻鸿啊 | Powered by LOFTER